嚴格說起來,小時候並不是住在眷村,
而是一個類似眷村的地方。

這裡的地形像一個橫放的P,
圈圈的中間是一個菜市場,
圈圈的邊邊開著豆漿店、饅頭店、理髮廳等,
住在這裡的人以退伍軍人伯伯為多(房子是軍方蓋的),
我家就住在圈圈邊,開著雜貨店,
而公廁就在那「1」的快末端。

記憶中,似乎到小五搬走前,
我們都還到公廁上廁所。
公廁離家裡大約要走一分鐘左右的路,
小時候腿短,應該走的更久一些吧。
左邊是女廁,右邊是男廁,
廁所是無底洞,常有蒼蠅亂飛,
乾淨?當然稱不上乾淨,
只能說堪用吧。

(奇怪,現在回想起來,
怎麼沒有夏天上廁所悶死的記憶?)

上廁所時還會遇到鄰居小朋友,
那時有沒有對話,倒是忘了,
感覺上應該有吧,
就是那種邊上邊拉哩亂聊的那種。

有個同班同學,
男的,因為很瘦,我們都叫他Monkey。
他家住在馬路上,
跟公廁只有一條小小捷徑的距離,
記得我曾笑他要上廁所真方便,馬上就到。

去公廁都是白天時候去的,
而且是上大號時。
若是黃昏之後,
爸媽不會准我們走到公廁那,
若有便意,就在報紙上解決,
然後拿去垃圾桶裡丟。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
上廁所會帶報紙一起去上,
這應該是從老爸那裡學來的。
蹲在廁所無所事事,
有張報紙看,多好?!

於是,上廁所看報紙的習慣就一直留到現在,
連老爸現在上廁所都不看了,
反而我和老弟還是進廁所前要先抓張報紙或雜誌才行。

話說我智商開的早,幼稚園大班就會看報紙了。
當時最愛看的就是中國時報的「花報」。
花報這名詞應該只有我家獨有,
因為我老爸總是將影劇版說是花報,
小孩子聽是花報,就是花報,
從也不會問說為什麼叫花報。

還記得小一或小二時,
自己懷疑自己是否真的全看得懂其中的文字,
雖然幼稚園教了一堆生澀艱難的生字
(其中某些生字居然到五年級才學到),
但那時候的我就知道,一定還是有看不懂的字,
不過,為什麼整大版報紙看完卻無不懂的地方?
於是認真的我,有天看著花報,數數有幾個字不認得,
結果只有一兩個(不超過五個)字是不認得的吧。
當時我還想,若有生字不認得,怎能將詞意了解?
然後,當時的自己便解開答案,
原來,不認得幾個字也沒關係,
跳著讀,一樣能知道一句話或一個段落的意思。

這真是恆久的回憶啊,
若不是這回要寫30間廁所沒題材了,
也不會回想起來。

y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