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年跟著相處極好的同事,
坐著火車,一起去她家玩,
記得那時快要清明節。

同事的哥哥住在通宵火車站附近,
在等待同事哥哥下班的空檔,
我們和她哥的小朋友在附近玩了一陣子,
小朋友帶我們摘著野紅莓,
還告訴我該怎麼尋找這野紅莓,
希望在最短的時間內教會我這個台北俗,
直到黃昏,同事哥哥下班了,
才坐著車上山。

事前同事就跟我提醒,
她位於山腰上的老家是很傳統的三合院,
而且,廁所是蓋在外面,
沒門的那種。

沒門?......
其實是有啦,
只是不到腿高,
就是遮蔽一下而已。

嗯。

嗯...

總之懷著興奮與忐忑的心情到了山腰,
看到一片遼闊的山景,
三兩戶農家散落在山邊,
十分有鄉下悠閒的感覺。

其實這裡應該已經不是通宵,
但我也不知道這裡是哪裡,
聽同事說,她家座落於幾鄉之間,
走不久翻個山頭就會變成另一鄉。


她曾跟我說,
小時候上學她得走一兩小時的山路,
路上還會有松鼠、蛇等。
在來山腰老家的路上,
我也看到了松鼠跳躍樹間。

她說,夏天有時還會有蛇從排水孔爬進來。
呃,很幸運的,那次沒有遇到。

她還說晚上睡覺會很吵,
因為蟲鳴大聲的很,
再加上竹林被風吹的沙沙作響,
所以沒住過鄉下的人會被吵的睡不著。
嗯,沒錯,這點倒是真的,
夜裡蟲鳴好像拿著擴音器播放,
竹林被風吹的聲音,活像在你耳朵演奏Bossa Nova。
不過,吵歸吵,吵的如此無默契中有秩序,
在這麼自然吵雜的環境裡,我還是沈沈的睡去。


好了,來說廁所吧,
原來同事家的廁所建在三合院往上走十幾秒的地方,
是一個小小的「獨立」「空」間。
有屋頂,有矮牆,然後其他通風。
蹲下去,小孩子就看不到人,
大人,就會,露出一顆頭,
然後,對著,剛好經過的鄰居打招呼。

(在上廁所啊?)
(啊,對啊,吃飽了沒?)
(以上為自我亂想內容...)

不過別怕,有人經過廁所的事不常發生,
因為根據同事說,最近的鄰居走路也要三五分鐘才會到,
所以很少有人會經過這裡。

但是,
同事的阿嬤住在廁所再上去一點的小房子裡,
所以,
偶而會遇到阿嬤出現。

(啊以前怎沒看過妳?)
(啊?阿嬤,我是XX的同事來你家玩啦...)
(以上為自我亂想)
(其實若真的上通風廁所時遇到人,
我想,我可能會馬上臉紅的低下頭吧。)

很幸運的,我還真上了一次通風廁所,
體會了上廁所時隨時需警戒、提心吊膽的經驗。
模糊的記憶中,好像,真的有遇到很少出來的阿嬤...

事隔N年後,
我們又提起那次去她老家玩的事,
小朋友並且也長大到不會跟你推心置腹的年齡了。
我問,那廁所還在嗎?
同事說還在,但沒在用,
因為屋子裡已經裝抽水馬桶了。

y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